摄影展区 > 人文

器材: Canon - Canon EOS 40D
拍摄于: 四川 成都 , 发布于:2011.08.23 15:57

- - - - - - - -

去万年寺的缆车上,我的微博是这样写的“万年寺,峨嵋的又一个景点,乘坐缆车直达。七分钟,悬半空。”悬空气氛中,我的情绪要比登峨眉山站在那要装100号人的大缆车里好多了。七分钟,一会就过去了,况且到万年寺的缆车准坐六个人,可以任意地看到缆车外上下左右的风光景物,也就弱化了高高悬空夹在人堆里的心理恐惧。 走下缆车,一条树林里的小路,一个陡陡的峨眉神特有的青石头堆砌的石阶,几伙子山民在小路边,石阶旁兜售当地的土烟和和黄瓜,黄瓜是村民自己地里种的,脆脆的甜甜的,水分很多,能解渴解饥,这一切鲜活的景象牵着我们向万年寺走去。 我在一份资料上较详细看到万年寺 “身世” 的前后今生,这座始建于东晋寺庙,在当初称普贤寺;唐僖宗时代的慧通禅师重建,更名白水寺,到宋时又更名为白水普贤寺。直到明万历二十九年,也就是公元1601年,神宗皇帝为给太后祝贺70大寿,又赐名为圣寿万年寺。一座建在这绵延深邃的峨眉大山里的的寺庙,在不同时代的改颜更名节节历史,酝酿接力着中国官吏权尊的文化源脉,也算是这个民族的血脉习性。这样一来万年寺真算是一个岁数久远的寺庙,也难怪,论其名声和年岁,万年寺实际高过峨眉金顶,大家游峨眉必到万年寺是不无道理的。 往寺院深处继续走的禅道两遍是两排石头雕琢而成的大象,神态各异,显现着印泰佛教的映像,它们是无梁殿的护臣,我在它们的默默注视下和自己闲庭疾步中走进那座写满故事的无梁殿,也像很多香客一样,泛生祈祷情绪顺时针方向摸摸普贤坐骑的屁股,又摸摸自己的心脏部位。那是不由得的一种情绪,对每一个走进无梁殿的人来讲,都会相信那摸摸那尊白象的屁股,会实现自己的心愿。我不是这样认为可无法拒绝那潜在的意识,人都会这样的。就像无梁殿外面那几排子点燃的油灯,燃耗着蜡油,点亮了的心灵之愿在这神灵空邃的寺殿里弥漫延续。 一位年轻人虔诚的背影走进我的镜头。在这样的寺庙里很虔诚地燃香叩拜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我在山西五台山见过,在嵩山少林看见,他们和她们很年轻很年轻,都很会行大礼大拜。我不知道那些大礼大节大拜背后不为人知最深刻的意愿,却会自然联系到这个社会的精神层面,就像我看见一位身着灰布素杉的僧人独步寺庙甘守清净一样,又会想到红尘噪杂的个性逃避.....等等。不管怎么想,怎么个刺激我的脑神经,我还是哪个坚持个性,守护心灵,在那滚滚红尘中俸佛于心,自立自强的人。 万年寺也有大雄宝殿,殿堂供奉的佛祖天下一样,我也是在任何一个大雄宝殿同样叩行“三柱香、三叩拜、一份功德钱”静静地没有任何利欲心愿,无声无语地叩行辞别,什么心愿都是自己的,也都是天下所有生命的。 对万年寺的了解同样是随着溪水一样的人流走马观花我草草地看了一遍。但在我看来,走进万年寺能给人很简朴厚重的感受,荷池琴蛙情韵,第一山碑古墨,诸多“竹简”待读。读懂它,需要时间。【2011年9月2日完稿于陋室】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关于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