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展区 > 街头

器材: Canon - Canon EOS 40D
拍摄于: 四川 成都 , 发布于:2011.12.06 23:24

- - - - - - - -

独独地把“挑竿”这个词语拎到一边讲,我真没有很贴切的释悟,因为,这个词语的词源滋生于峨眉,就像“棒棒”源于重庆,“背笼”出在陕南的一个小山城——紫阳一样。 在登往峨眉山金顶的石阶路上顺着一声吆喝我看见他们。“借光借光,滑竿来了”、“先生,坐个滑竿吧?”、“上山,一百五。”这种声音无处不有,声音喊出来的地方,就能看见一身绿马甲的他们很耐心地等在上山下山的路口,听到满带平和容颜和不厌诈的语气,他们算是一帮特殊的人群。 为什么称其为挑竿?分明一前一后两个个人抬起的活路,却偏又叫一个人挑起的活路之名?我望着他们又些惑疑,虽终也无从问得清楚来,却能猜想得到他们都是景点附近村子里面的人,只有他们才有条件进到景点里谋生,庙里或景点不会给他们提供食宿的。 挑竿的活路是一种强体力劳动,有一个苦力的感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坐上去,也许不算多少重量,一个中年的瘦弱的男人或女人坐上去也称不上重量,而一个大胖子的男人坐上去后,两个挑竿就不是那么轻松了,嘴里面发出的声音不在是“借光借光,滑竿来了”,也不是象抬着一个老太时轻悠悠哉一样,一前一后只是嗨吆嗨吆的了,甚至半路上还要歇晌一会,是很不一样的。 别的景区也有像他们一样的人群。如湖北武当山景区也有这样的营生,那里叫滑竿。我是不坐的,也非不给他们营生的机会,只是自己喜欢登山。另一原因是不愿意坐在滑竿的椅子里,悠哉地看到他们负重的样子,座椅重量是自己附加于他们的,那是一个略微复杂的情绪。这种情绪使自己每到一个景点遇到他们劳作的时候,我都会自动地闪到一边,给他们让出道来,恐耽误了他们的行程。我在峨眉上景区里越发的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从峨眉半山腰停车场到金顶索道坪那段路程很长也很陡,空身子走一般人也是较为吃力,况且负重之人。 挑竿抬一次大约最低也要收120元,最好的收益也就是150元。就如从大峨山的万年寺抬到清音阁,全程记得是十公里的路程,是非要一百五十元不可。这个收入是两个人要平均分的。我不知道他们这个营生有没有一个组织,属于不属于寺庙或者景区直接管理也是没有时间询问,如果有组织,就得上交管理费,留到他们衣袋里肯定要缩水。而从一边静静观看时,他们之间是平和均等的,有了活计相互之间不争不抢,甚至谦让,挣的钱财后便均等散分。到了中饭的时间,他们便会停止营生和关于营生的话题,都聚到一起,从各自挎包里取出面饼或馒头一类的的干食,就着咸菜喝着茶水边吃边说了起来。我以为所有的成都人都很悠闲,挑竿的他们却是不得清闲的人。 他们是一个人,是两个人,是一群人,不,是一个社会阶层。 我清晰地记忆,一副挑竿两个男人,是他们突出和简单的组合。【2011年12月5日星期一于陋室】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成都之旅 283 EXIF

13

关于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