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展区 > 人文

器材: 佳能 - EOS 500D 佳能 - 17-85 F4-5.6 IS USM
拍摄于: 上海 , 发布于:2013.12.30 21:58
共享许可: ©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 - - - - - - -

虹镇老街是上海中心城区最大的棚户区,这里的居民一直翘首企盼动迁,改善居住环境。这个被隐藏在瑞虹新城和和平公园之间的旧区,曾经也是虹口区最大的苏北人集聚地,它的出名不是因为繁华,而是因为穷,随便找一个老上海,问起虹镇老街,总能得到一大串描述,且常常带着传奇色彩。虹镇老街似乎是老上海们的集体记忆,它代表了一群人,代表了一个时代。这儿的楼房最有特色。起先都是一层平房,随着家中人口增加,又为了拆迁利益最大化,每家每户都开始加建第二层、第三层,甚至连阁楼也不放过。用的是便宜的木材和沙砾,用水泥简单地糊一糊,盖上塑料棚子,便又能“装进”一户人家。 现如今这个曾经牵扯了几代人的棚户区,很快将不复存在,每天都有不少人前往拍摄每个人心中的记忆,的确可能不久它就将成为上海真正的历史了。    

1

自行车-时代的记忆,新车,危房,新楼,印证了这曾经的老区与周遭的环境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EXIF

自行车-时代的记忆,新车,危房,新楼,印证了这曾经的老区与周遭的环境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2

货车-微微倾斜的货车运载的也是过去生活的沉重 EXIF

货车-微微倾斜的货车运载的也是过去生活的沉重

3

消防栓-饱经洗礼的消防栓龙头,虽然已经上过几次色了,但是依然掉漆了。 EXIF

消防栓-饱经洗礼的消防栓龙头,虽然已经上过几次色了,但是依然掉漆了。

4

鸽子笼-曾经的信鸽,不知今后该何去何从,茫然的站在笼子的窗口,虽然可能明天它依然有展翅高飞的机会,但是谁能保证后天它不是谁的盘中餐呢
 EXIF

鸽子笼-曾经的信鸽,不知今后该何去何从,茫然的站在笼子的窗口,虽然可能明天它依然有展翅高飞的机会,但是谁能保证后天它不是谁的盘中餐呢

5

断墙-被铲车推平的残垣断壁,分割了过去于现在 EXIF

断墙-被铲车推平的残垣断壁,分割了过去于现在

6

铁杠-残存的卷帘门铁杠,印证了这里之前一定是间跨街经营的小店。 EXIF

铁杠-残存的卷帘门铁杠,印证了这里之前一定是间跨街经营的小店。

7

家具和门板-这里有着曾经的繁荣与悲喜,曾经都是血汗的积累,现在它只能说是历史
 EXIF

家具和门板-这里有着曾经的繁荣与悲喜,曾经都是血汗的积累,现在它只能说是历史

8

忙碌的拆迁工人-看到我在拍摄,忽然他摆正身躯,也许是为了显得形象更加高大,在我的理解,也代表了对于这个旧城区改造的一种寄望,这里的拆迁其实是给居民带来的更多的机遇和实惠,但对于他来说,应该是有了更多的工作和赚钱的机会,我想这就是生活的变化。
 EXIF

忙碌的拆迁工人-看到我在拍摄,忽然他摆正身躯,也许是为了显得形象更加高大,在我的理解,也代表了对于这个旧城区改造的一种寄望,这里的拆迁其实是给居民带来的更多的机遇和实惠,但对于他来说,应该是有了更多的工作和赚钱的机会,我想这就是生活的变化。

9

残阳-午后的一道残阳,穿过墙头,淡淡的撒在眼前,我想这些平日用于收旧货的黄鱼车终于也要下岗了。
 EXIF

残阳-午后的一道残阳,穿过墙头,淡淡的撒在眼前,我想这些平日用于收旧货的黄鱼车终于也要下岗了。

10

孩子-深邃的弄堂中依稀可见仍然奔走的孩子,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就是出生长大的地方,要搬去的地方也许比现在要好,也许比现在要差,但是这片记忆我想永远都不会被抹去。
 EXIF

孩子-深邃的弄堂中依稀可见仍然奔走的孩子,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就是出生长大的地方,要搬去的地方也许比现在要好,也许比现在要差,但是这片记忆我想永远都不会被抹去。

11

马桶-很久没见提着马桶的上海居民了,但是在虹镇老街这依然是最普遍的生活用具。 EXIF

马桶-很久没见提着马桶的上海居民了,但是在虹镇老街这依然是最普遍的生活用具。

12

玩具-看到这个被悬挂在风中的玩具,谁能说这里没有快乐的记忆呢。
 EXIF

玩具-看到这个被悬挂在风中的玩具,谁能说这里没有快乐的记忆呢。

13

狗-这是一只虹镇老街弄堂口的老狗,我想它应该眼见了许多过往的客人和居民穿梭在这狭隘的弄堂里,对于将来生活的无助使得它显得异常安静和无奈。拆迁有人欢喜有人愁,对于它来说,更多的是还有没有能够散步,睡觉,玩耍的地方。可是这些谁知道呢?
 EXIF

狗-这是一只虹镇老街弄堂口的老狗,我想它应该眼见了许多过往的客人和居民穿梭在这狭隘的弄堂里,对于将来生活的无助使得它显得异常安静和无奈。拆迁有人欢喜有人愁,对于它来说,更多的是还有没有能够散步,睡觉,玩耍的地方。可是这些谁知道呢?

14

老介福-因为看到我在拍摄,所以这个骑行的路人也很好奇的抬起头看了看这个标牌,我想对他来说这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对于第一次见到它就是用红砖堆砌起来的门面的我来说,作为一个上海的老品牌它还是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EXIF

老介福-因为看到我在拍摄,所以这个骑行的路人也很好奇的抬起头看了看这个标牌,我想对他来说这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对于第一次见到它就是用红砖堆砌起来的门面的我来说,作为一个上海的老品牌它还是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15

面粉店-我想很多人可能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这种店吧,但是它确实存在。一地的白粉依然证明了它每日的繁忙。
 EXIF

面粉店-我想很多人可能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这种店吧,但是它确实存在。一地的白粉依然证明了它每日的繁忙。

16

修车摊-不知道师傅下次修车会是在哪里?什么时候?
 EXIF

修车摊-不知道师傅下次修车会是在哪里?什么时候?

17

老店-鲜肉生煎,我想那3块的价格应该已经变过好几次了,乌黑的油迹也说明它存在的时间已经不少了。
 EXIF

老店-鲜肉生煎,我想那3块的价格应该已经变过好几次了,乌黑的油迹也说明它存在的时间已经不少了。

18

天镇美容美发厅-我想能够实用街道的名字来命名的理发店应该代表了一定的水准和年代。
 EXIF

天镇美容美发厅-我想能够实用街道的名字来命名的理发店应该代表了一定的水准和年代。

19

褪色的广告牌-褪色的记忆 EXIF

褪色的广告牌-褪色的记忆

20

囍-无论是囍的换了还是拆的快乐,我想房主应该都会记忆深刻。 EXIF

囍-无论是囍的换了还是拆的快乐,我想房主应该都会记忆深刻。

21

门对门-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门当户对吧
 EXIF

门对门-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门当户对吧

22

马路菜场-残留的马路菜场依旧繁忙 EXIF

马路菜场-残留的马路菜场依旧繁忙

23

招牌-修理皮鞋,修换拉链,虽然有着很明显的错别字,但是这种老街的服务项目直到现在依然是我们生活必不可缺的
 EXIF

招牌-修理皮鞋,修换拉链,虽然有着很明显的错别字,但是这种老街的服务项目直到现在依然是我们生活必不可缺的

24

作坊-依然是最传统的作坊式副食品小店
 EXIF

作坊-依然是最传统的作坊式副食品小店

25

卖鱼-为了生计而破墙开店的店主
 EXIF

卖鱼-为了生计而破墙开店的店主

26

小店-依然在废墟中求生存的小店
 EXIF

小店-依然在废墟中求生存的小店

27

人去楼空-曾经引以为荣居住在多层的居民现在也不知去向何处
 EXIF

人去楼空-曾经引以为荣居住在多层的居民现在也不知去向何处

28

电线-私拉电线在老街一定是见怪不怪的事情。 EXIF

电线-私拉电线在老街一定是见怪不怪的事情。

29

晚饭-有走的,总有没走的,没走的人日子还是要过,快到5点的时候,仍居住在老街的居民开始烧晚饭了。
 EXIF

晚饭-有走的,总有没走的,没走的人日子还是要过,快到5点的时候,仍居住在老街的居民开始烧晚饭了。

30

门牌号-三门一号的日子,我想不是每个人都经历过。 EXIF

门牌号-三门一号的日子,我想不是每个人都经历过。

31

飞鸟-这些信鸽在主人的帮助下依然坚持每天的飞翔,只是不知道它们的明天将飞往何处。
 EXIF

飞鸟-这些信鸽在主人的帮助下依然坚持每天的飞翔,只是不知道它们的明天将飞往何处。

32

笑脸-偶然看到一张熟悉的笑脸,我想老街的居民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和她一样呢?
 EXIF

笑脸-偶然看到一张熟悉的笑脸,我想老街的居民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和她一样呢?

33

安全第一-6个灭火器证明了这个厂区防火曾经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EXIF

安全第一-6个灭火器证明了这个厂区防火曾经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34

记忆-小车和大车可能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的,为了上海的建设他们来了,这里虹镇老街,作为上海曾经苏北人最大的集聚地,代表了一个时代,在经历的长达16年的陆续动迁今天终于出具规模,不知道他们对未来的生活是否满意,但是离开这里我想还是快乐的,虽然这里有着很多人的记忆和梦想,但是飞出了虹镇老街,我想留给他们的天空将是更加广阔和自由。
 EXIF

记忆-小车和大车可能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的,为了上海的建设他们来了,这里虹镇老街,作为上海曾经苏北人最大的集聚地,代表了一个时代,在经历的长达16年的陆续动迁今天终于出具规模,不知道他们对未来的生活是否满意,但是离开这里我想还是快乐的,虽然这里有着很多人的记忆和梦想,但是飞出了虹镇老街,我想留给他们的天空将是更加广阔和自由。

35

暮光-曾经的期盼我想都已成真,老街的居民也不一定想到自己搬走的一天来的这么快
 EXIF

暮光-曾经的期盼我想都已成真,老街的居民也不一定想到自己搬走的一天来的这么快

36

阳光-和煦的阳光照应着这片曾经虹口区的喧闹
 EXIF

阳光-和煦的阳光照应着这片曾经虹口区的喧闹

关于摄影师